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秋 > 容忍多样化:疫情下的网络撕裂之我见

容忍多样化:疫情下的网络撕裂之我见

 
自疫情以来,各个微信群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无论国内与国外。也许居住在美国的群落尤为突出。从开始的带不带口罩到后来的疫情数字的真伪,再到医院防护之差别国家体制之优劣,似乎群里各路神仙摩拳擦掌,蓄势待发,多年积攒的小宇宙总算可以爆发。习武之人找到真门派别,习文之人可以指点江山,就像很多人在疫情期间终于圆了厨师梦一般,网络英雄好汉们也终于找到了心目中大有作为的天地。
 
先从小小口罩说起。当国内疫情严重之时,国人很快戴起了口罩。往往在人们束手无策,求医无门的窘况之下,口罩是最普通的老百姓也能明白的最易实现的防治环节。然而事情到了美国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美国医生平日在医院不戴口罩,除非进入明显呼吸道传染病房,飞沫传播的带普通口罩,空气传播带N95. 平日医院医生穿着随便,可以穿自己的衣服,也可以穿白大衣,刷手衣,以至于医院里的清洁工和医生经常分不清。医院平日里建议免疫力低下的患者出门戴口罩,有呼吸道传染病的人出门戴口罩,大多数医护人员不戴口罩。这也是文化习惯。甚至有人搬出北卡的法律说带有面具的人不许上街,所以群里那些反对戴口罩的可谓穷尽各种资源维护观点。最初的CDC并没有认真研究中国的疫情,美国老百姓对于其他国家的事情更是漠不关心,他们更关心家庭邻居和社区,更看重解决实际问题而不是每日在群里发表指点江山的观点。所以大多数老百姓还是很听话的,CDC告诉民众无需口罩,一方面是无知,一方面是无奈。无知疾病传播方式,无奈口罩根本无货。听话的美国民众便认为带着口罩的人一定是感染病毒的人,所以那些想积极融入主流社会的华人生恐被歧视,时时在群里反对戴口罩,另一方华人一方面了解国内的境况,再有平日我行我素的性格自然当仁不让,针锋相对。所以群里时时看到斗嘴场面,文字背后都能想象出你来我往的面红耳赤怒发冲冠。买不到口罩的人大骂捐助口罩给国内的人,然后再转上一篇国人大骂在美华人的文章来口诛笔伐,真是好不热闹。不戴口罩的一方觉得自己有CDC 撑腰,是胜利的一方,最起码是多数的一方,要求戴口罩的人觉得在自由的美利坚带个口罩还需要投票简直匪夷所思,是正义的一方。然而这世界上哪里有非黑即白的事情,哪里有日日长胜的将军。不出几日,剧情反转。我以为争执的人们是否也从中学到了宽范的思考和善意的理性。然而人们很快转战至下一个山头——不斗争哪能体现出我辈的英勇?!
 
人们开始争执疫情究竟始于哪里? 制度孰优孰劣? 数字是真是假?就连我们的研究生群里都能开始骂娘了,于是群主开始使用从未使用过的权利,人人寻找尚方宝剑。就连我80岁的老爹也开始发一些长江飞龙网络飞锅的信息。一个朋友苦恼的对我说:最近几个月简直了, 很多人的言论不得不让人汗颜,有时真想让某些人换皮肤和祖宗。 问我如何处置。我笑了笑答:容忍多样化,佛渡有缘人。每个人由于经历感受眼界不同,自然想法观点不同,甚至迥异。我20年前所认为的真理,所认同的人与事都已面目全非,也并非那些人与事改变了,而是我们在不断重新审视自己,我们在任何时候看到的也不过是盲人摸象摸到的一条腿。误解常常来自于不了解甚至是无知。我们每个人都自以为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但也许那些更有见识的人看我们仍是小儿科,所以尽量做好自己宽容他人就可以了。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保持距离。日日微信发言争论之人也许很多是少不更事亦或是荷尔蒙旺盛,甚至是乌合之众。我想任正非恐怕没时间看与工作无关的微信群。也许网络发言的人并不代表多数人,不发言的才是多数。由此很多善意的声音永远无法被听到。自媒体时代的兴起在很多时候已经扭曲了客观,迷离了眼睛。那天特朗普说也许可以用消毒液治疗新冠掀起了一阵网络喊打,反对方心想老特这下完了,然而马上支持者就毫不示弱的表示老特聪明呀,永远有独特的思维方式,也许我们确实忽视了消毒液的探索。瞧瞧,即使人人气急败坏也无法说服对方,于是乎一时间退群,关群,开群,如硅谷当年的创业潮,此起彼伏的风浪让人们体验了欣喜愤怒和快感。
 
有人欢呼国内疫情控制完善,有人力挺国外坚强的选择群免,有人担心国门无法打开,有人大骂投毒的永远别来。各种自媒体只要能吸引眼球,任何消息都有,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有一天我开玩笑的对先生说:你瞧,你在过武汉,了解病毒所,后来又到北卡大学,前同事是陈薇,自媒体若是开发大脑狂想,估计后天就不敢出门了。有了自媒体人人皆可发声,多么公平的时代,然而,这个时代更加考验着我们的心智。 有一次无意中在Youtube 网站的评论下看到: 听科莫讲话以为我们自己是五岁小孩,听特朗普讲话以为他是五岁小孩, 接着另外一位附和着:当年听戈尔讲话以为英文是我们的第二语言,听小布什讲话以为英文是他的第二语言。互联网时代也许让愚人更加愚钝,因为他们找到了同盟,让智者更加清醒,因为他们发现了平衡。
 
我基本不在任何微信群争执,因为我常常想起吴军在《见识》一书中引用的 庄子的《秋水》“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微信或许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世界观但是不可以改造一个人的世界观。
 
 
 
 
 



推荐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