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秋 > 美国北卡观疫:从医院和身边的故事看民主的细节

美国北卡观疫:从医院和身边的故事看民主的细节

我们医院的一名护士刚刚被解职了。因为她在社交网络上发表了自己的一时比较极端的观点,她写道 “看来我们要自1800年代以来第一次在自己的土地上打仗。为什么我们应该关心这些动物的生命而不顾无辜人们被杀害?” 显然带上了明显歧视的语言,尽管她后来解释到:“看到人们互相伤害我感到很痛苦,我希望并祈祷暴力将结束,我们国家将真正实现平等” 然而影响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还有一位中学生和家长观点不和,家长在家里说了类似的话,孩子把谈话放到了网上,父亲第二天就失去了工作。这件事也被很多人在推特上议论。其中的一个美国人说:我们在经历文化革命。今天我们市组织人们一起交流,let’s talk, 不少亚裔想表达自己的声音,然而我们有个议员马上私下说:千万小心说话,如果不确定就什么也别说。 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的一句话: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邪恶胜利的唯一必要条件就是善良的人无所作为。 我自出生以来没有体会过战争,也没有经历过文革。曾经看了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几天的经历我才明白原来人们是很容易失去理智的。谎言一千遍即是真理。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可以被翻译成60种语言,因为人类是如此的相通。“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我们家门口的抗议示威,我没太担心,因为住在附近的居民大多数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相信不会打砸抢吧。晚上朋友发回了照片,照片显示:两个白人跪在地上在当众为黑人洗脚,还有一个警察跪在旁边,另一个朋友分享了一张图片,图片中一名加州的亚裔市长与众人跪在地上,据说是在祈祷,还有人分享了几名议员一同下跪的照片。轰轰烈烈的跪地运动,不知能否拯救精神的坍塌。 最近在骚乱中受伤死难的普通人还有可怜的被抢劫一空的底层百姓倒是无人问津。一位5个孩子的单身父亲刚刚开的小商店好不容易熬过了居家令才开放就被抢。无比心酸。最近通往白宫的路上刚刚写上了“black live matters “ 今天看了福克斯电视采访一名普通白人讲:white silence is a weapon. 沉默的白人也是武器。一些政客纷纷要求消减警察数量甚至解散警察局。警察们不得不集会说出他们的愤怒和无奈,他们每天都要面对死亡的风险保护他人。突然明白了历史上的那些无法理解的故事情节可以随时再现。其实人们是一夜之间可以疯狂的。无论左、右,不分国籍。偶然听到两个教授谈论选举投票给谁,俩人说两害相比取其轻。没有赢家。

斯坦福大学神经内分泌学科教授罗伯特·萨博斯基(Robert M. Sapolsky)写了一本书《行为》,作者用科学告诉我们:当你解释某个行为背后的动因时,要非常谨慎,不要轻易评判。而且要意识到,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变化的可能。他小时候经常荒唐的想如果他碰到希特勒一定挖出他的眼珠,把他剁烂等等。长大后觉得自己可笑。可以预见人们一夜之间在某个条件下都有可能变成恶魔,也可以在某种变化后立地成佛。这里有深刻的生物神经原因。

我们镇上一家非常受人喜爱的中餐馆昨日关闭了。听说因为他们在社交网络上曾经说过一些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如果不关闭恐怕遭受攻击。

我并不反对政治正确,也坚决抵制种族歧视,毕竟我们也是少数族裔,历经磨难。然而我害怕极端的声音。极端从来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加深仇恨。

昨天我们领导马上email 大家,让大家在社交网络发言谨慎,发言要代表医院的核心价值观。估计以后大家只能讨论做饭炒菜了。记得罗永浩讲起自己为何辍学时提到,中学时写作文曾写着五星红旗耷拉在上空,他的老师严肃批评了他,他说那天没有风,确实没有迎风飘扬。印象中李玫瑾说过:有些真话是不能说的,说了会伤人。看到社交群里一个美国朋友改了名字,名字是:这个时代病的不轻。

CNN采访共和党人Ben Carson, Ben 是一名著名的神经外科医生,非洲裔美国人。他讲:我们不会被任何一个国家打垮的,但是我们会被自己打垮的……谁控制了媒体,谁就控制了很多人的心,媒体越来越极端,人们就会越来越相互仇恨。

我们医院不知从哪天开始对每一个病人询问:你们愿意被称为女士还是先生?每个人都可以定义自己的性别。所以我们看病人前先要看一下病例,到底怎样称呼病人。我有一个体型魁梧的先生让人们称他Ms 女士。我们科室的男护士休假回来突然扎起了小辫子,改了名字,并涂上了口红。这些我并不奇怪,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并愿意理解背后的原因。毕竟上帝造的每个人不同。然而为何这样的自由可以,疫情初期我们却没有戴口罩的自由?曾经大量的医护感染与死亡,有谁跪倒痛哭过或者悔过道歉? 由于大量人群的聚集游行医院近期病人突增,22个州病例反弹,还有谁再提起医院里的英雄?芝加哥上周末枪战死亡18人,有谁报道?原因恐怕很简单,只要不影响大选的,媒体刻意默不作声。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我们镇上昨天的let’s talk 聚会中,亚洲人提出可以让其他族裔也多多重视教育,改变命运。人家马上说,我们用投票说话,百年育人,重视教育需要付出,投票只需要一瞬间完成。

今天推nature 在推特上说:On June 10, Nature will be joining #ShutdownStem #shutdownacademia #strike4blacklives. We will be educating ourselves and defining actions we can take to help eradicate anti-Black racism in academia and STEM.  就是说今天号召全国学术界都停止一切科研学术,我们将进行自我教育,并确定可以采取的行动以消除学术界和STEM中的反黑人种族主义。接着我看到一些民众的留言说:this is unbelievable! 还有的群众说我们确实在经历文化革命。

近几年反智教育在各个领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再一次想起了《一九八四》里的真理:无知即力量。

无知即力量........

如果资讯分两种:能说的,不能说的,也许还有一种不能说却不得不说......

Life will always be a twisted road and sometimes it twists so much we lose sight of what we truly are. The innocence we came with, it's all still there.

They say don't look back, but sometimes we need to, to get the footing and then move on, ever forward, yes...

But remember who you always were.

~ Dee Cole

生活将永远是一条曲折的道路,有时它会如此曲折,以至于我们看不清真实的自己。我们与生俱来的纯真,一切仍然存在。

人们说不要回望,但是有时候我们需要回顾,站稳脚跟,然后继续前进,勇往直前,是的...

但是请记住你一直是谁,勿忘初心。

 

 

 

 



推荐 75